毛丹青资料 毛丹青博客 毛丹青虫眼纪行

毛丹青 毛丹青资料 毛丹青博客 毛丹青虫眼纪行
毛丹青,旅日华人作家。
  1962年北京出生,1985年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,1987年移居日本,做过鱼虾生意当过商人。中日文著书多部,从1999年开始双语写作,曾获日本第28届篮海文学奖,其日语作品被多次用于日本大学高考试题,在日本有固定的书友会,获奖著书曾分别由日本放送协会(NHK)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连续朗读播放。
  毛丹青中日文著作及译书:
  《禅与中国》译着;
  《叹异抄》译着;
  《发现日本虫》;
  《中国人如何看待落日的日本》合着日本草思社;
  《日本虫眼纪行》日本法藏馆;
  《虫眼观日》日本《朝日新闻》出版局;
  《日本虫子日本人》广州花城出版社;
  《日本虫眼纪行》日本文艺春秋社;
毛丹青的书
  狂走日本
  作为双语作家的他对于异域文化的微妙体验。是一组组的随笔,一个个连日本人也习焉不察的故事,而非时下背包族罗列的旅游清单,诸如哪儿购物最便宜哪儿不应错过之类。非常活色生香,因为还配了许多日本的风俗照片,都是与他走日本的国内大腕级摄影师拍下的,图文各自成章,又相互成全,一切都在毛丹青的统领之下。
  文章分“异域悬念”、“风情实录”、“文事清流”三组,但彼此并不壁垒森严,读着都像大仙说故事,有着北京哥们茶馆聊天时的爽利,难得的是细致。
  
  人跑累了,需要歇一下。同样一个道理,人想事儿想多了,有时也需要什么都不想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这本集子也是我侨居日本后的一个悠闲的记录。最早的文章有10年前写的,最新的是今年写的。有用日文先写的,也有用中文先写的,双语交叉,有时就像为语言做穿孔一样。 描写日本等于描写我的日常,描写我的日常又等于描写一些现场,《闲走日本》意味了对时间的一种判断,同时也表明了观察日本的一个愿望。
  “闲走”之于虫子来说,应该是它们的属性,慢慢地,不慌不忙,跟人比起来,似乎大度得多。不过,虫子的眼睛永远是敏锐的,看什么都看得非常狠。许多人都说日本人做事细而快,而我偏用虫眼看他们,于是就可以看得更细,细到烂的地步……毛丹青继《狂走日本》之后的又一力作,是作者侨居日本后的一个悠闲的记录。
评价
  对中国人来说,了解日本也许永远是一个课题,毛丹青尝试从细节入手,因为“今天的中国人对日本的了解太缺乏情景和细节”。
  “描写日本人这个题目,我有自己的点,就是尊重生活,就是写我在生活里看到的。我的文章里一定有人的声音,一定有细小的枝节,是可以看到听到的。”
  不同文化之间的冲突已经被表达得太多,毛丹青选择了平静的展现方式。保持一颗平常心看待周遭的日本社会,不带任何宿怨、愤懑,站在这个社会的大脉搏中,也许才会更加接近真实。
  “社会是个柜子,第一格可能是政治,第二格可能是经济,最下一格可能就是文学,它们不能错位,文学家不要去当政治家。我不喜欢急赤白脸地争论日本人怎么样,中国人怎么样,而是在闲聊之中表达一些我的思考。”毛丹青不仅是畅游在日本文化里的一条鱼,还是跳跃在中日两种文化间的一只活跃的青蛙
  毛丹青不仅是畅游在日本文化里的一条鱼,还是跳跃在中、日两种文化间的一只活跃的青蛙。是他不断地将莫言的作品介绍到日本,又策划组织了轰动一时的“大江莫言对话”。这是被他称作“为中日交流开辟政治与经济之外的第三条道路”。尽管旅居日本,但毛丹青一直保持着与国内文化圈密切的呼吸关系,母语文化始终给予他写作的给养。
 

相关搜索: 毛丹青的博客 毛丹青 在日本 毛丹青 来日方长 毛丹青 毛丹青妻子 香港卓越 苏州 毛丹青 毛丹青专访 毛丹青 字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