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甫草堂对联:浣花溪畔的茶香诗魂

杜甫草堂

  浣花溪是个诗意的名字,它本就是诗意的栖息。在空中鸟瞰,浣花溪如一条碧绿的绸带绕在百花潭公园和杜甫草堂旁,它缓缓地汇入锦江,后又汇入岷江流向大海。浣花溪畔自古以来就是诗人的栖息地。公元700年左右,唐代女诗人薛涛就居住在浣花溪畔,她用浣花溪造纸,采用木芙蓉皮作原料,加入芙蓉花汁,制成深红色的精美小彩笺,人称“浣花笺”。公元759年,48岁的杜甫弃官入蜀,流寓成都,在朋友高适、严武、韦偃等人的帮助下。在成都西郊的荒芜之地浣花溪畔结庐而居。当时的浣花溪河道宽阔,风景宜人,清贫如洗的杜甫对生活充满了信心,他动情地用诗歌描摹浣花溪的景色。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。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。”浣花溪能行大舟,由此乘船出府河可下东吴。浣花溪在杜甫诗中成为千古绝唱。浣花溪畔的生活是杜甫一生中最为安定的几年。他栽植果木,耕种田地,访亲会友,与三五朋友喝酒品茗,唱和诗歌,生活舒适自在。

 

  浣花溪畔是个喝茶的好地方,溪畔梧桐掩映,林阴之中有好些幽静的茶园。掇两三把竹椅坐在树下,或者倚着石栏,便能美美地喝上一壶。杜甫草堂更是茶客聚会之地,草堂中有4个规模较大的露天茶园。大雅堂前、万佛楼下、梅园之中全是噶盖碗茶的好去处。赏景的,读书的,做诗的,遛鸟的,逗孙儿孙女的,摆龙门阵的,茶客们各做各的事。漫步草堂,古木参天,树木荫翳,祠宇典雅,溪流萦回,园艺的诗意逐一展现。静坐草堂,满目青翠,看小桥勾连,赏竹树掩映,能感受到静谧清幽中的千年诗意。

 

  杜甫是好茶之人。“落日平台上,春风啜茗时。石阑斜点笔,桐叶坐题诗。翡翠鸣衣桁,靖蜓立钓丝。自逢今日兴,来往亦无期。”(杜甫·《重过何氏》)沐浴在春日暖阳里,在露天台榭上,品茗赏景,吟诗作赋。这是一种多么惬意的生活。“茗饮蔗浆携所有,瓷罂无谢玉为缸。”(杜甫·《进艇》)诗句写出了饮茶和瓷器的密切关系。他在《巳上人茅斋》写道:“巳公茅屋下,可以赋新诗。枕簟八林僻,茶瓜留客迟。江莲摇白羽,天棘蔓青丝。空忝许询辈。难酬支遁词。”在茅草屋里,与友人品茶论诗,是杜甫理想中的生活方式。2001年,在杜甫草堂旧址内出土了一批造型精美的唐代文物,其中有一件造型古朴典雅的铭文“茶”字执壶。该壶侈口、筒颈、鼓腹、短流、曲把,腹部有褐色釉书“茶”字。这个煎茶煮茶的壶具,是否就是杜甫以茶会友的器具呢?

 

  于丹说,有的人像李白杜甫那样,像一把茶叶,在苦难的煎熬下慢慢舒展。他们能给身边的人染上一缕茶香。她是在戏说苦难煎熬人生时说的。另外还有两种人,一种人像鸡蛋,一煮里外都变硬了;还有一种人像胡萝卜,在苦难中变成胡萝卜泥。坐在草堂的露天茶馆里,我一直在品味于丹的话,努力想象千余年前杜甫的如茶人生。

 

  杜甫为浣花溪创造了诗意,然而他的一生却是一首悲凉的诗。公元765年,携家离草堂南下。他离开成都后,草堂便不存在了。五代前蜀时,诗人韦庄寻得草堂遗址,重结茅屋。后经宋、元、明、清多次修复。草堂完整保留着清代嘉庆重建时的格局。折过照壁,进正门,依次可游大廨、诗史堂、柴门、工部祠。工部祠东有“少陵草堂”碑亭。草堂间小桥流水,竹影掩映,古朴典雅中透出秀丽清朗。草堂故居被视为中国文学史上的圣地。有两处“草堂”值得细细把玩,一是正门匾额,“草堂”二字为清代康熙皇帝第十七子果亲王爱新觉罗·允礼所书写;一是位于红墙夹道、修竹掩映的影壁,“草堂”二字由碎瓷镶嵌,显得格外古雅。“东有崇丽阁,西有万佛楼”。万佛楼矗立于草堂东面楠木林中。登楼远眺,再也看不尽成都街巷了,只看得浣花溪渐行浙远,绕进高楼大厦间的缝隙里。

 

  走下万佛楼,却可以躲进郁郁葱葱的都市的绿荫中。在露天茶馆里,寻热闹的可以坐进密密麻麻的竹椅阵中,也可以掇张椅子,独坐一方,捧着青花的白瓷盖碗茶杯发呆,等待灵魂和诗意的归来。

相关话题:杜甫古诗大全   

相关搜索: 杜甫草堂对联:浣花溪畔的茶香诗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