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演说家陈铭的演讲稿

  陈铭在超级演说家的舞台上极具风采,他的演讲都获得了评委和观众高度认可。以下是三微知识网小编整理的超级演说家陈铭的演讲稿,欢迎大家阅读。

  超级演说家陈铭的演讲稿一:

  《中国节》

  去年的时候呢,我要结婚了,我跟老婆就商量这个结婚时间的事,结婚是个大事,日子非常重要,我跟媳妇特别中意的是2月14号情人节。我丈母娘听到了就说“说得好,情人节这日子好,就这一天结婚。”于是咱们婚期就定了,定在了七夕,没错,七月初七。

  我说实话呢,我当时心里一下压力山大,我觉得这婚礼那是要走一个纯粹的最炫民族风的路子才行,然后我心里开始嘀咕,我觉得咱们年轻这一代和老年朋友们,他们对节日的审美有很大的差异。我们想想看我们青年朋友在过节的时候比较喜欢过什么节呢?情人节、圣诞节。这些节日的时候多霸气,看着街头上人潮汹涌,满街的玫瑰花、巧克力、红酒、西餐,高端大气上档次,非常洋气,可中国节一般怎么过,核心一个字“吃”啊。大家帮我一起想一想,元宵节大家要吃啥呀,元宵、汤圆。中秋节要吃月饼,端午节是粽子,清明节?清明节那一整天是不能动火的,我们要吃凉的食物以表达对先人的祭奠,你看,情感全寄托到食物里了,可是过节难道真的只有吃吗?

  我深入了一步,发现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,咱们过中国节的时候,咱们跟谁过呀,亲人。我们大伙儿一起回忆一下,过节的时候什么画面,七大姑八大姨的,那些一年见不到两三次面的亲戚一家一家地全来了,一大桌菜,十几号人,大家开始哇哇哇开始吃,吃完了唠家常,嘚啵嘚、嘚啵嘚,然后孩子们钻来钻去、嬉笑打闹,不错,这是我们脑海中关于过节这个最常见的画面。你看这么一对比,关键就出来的,看起来是中国节日和洋节的PK(比拼),可本质其实是亲情和友情和爱情,在我们年轻人心中的天平往哪边倾斜呀。

  2010年的2月14号,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情人节,大年正月初一,情人节跟春节,啪,正面碰撞了。我记得当时有一家报纸大标题黑体字写着“过节啦,陪老婆还是陪老妈”,亲情、爱情,赤裸裸地对决呀。其实有一项报告调查显示,人一旦结了婚,这一辈子再见到父母的次数可能不超过90次,90次呀,我扪心自问一下,我多久见一次父母啊,你们呢。

  马上中秋节不远了,我知道在座其实可能还有电视机前的观众,有很多人希望中秋节的时候能够家庭团圆,能够陪陪家人,别,千万别,千万别等到中秋节,如果你想明天就可以动身,不管工作有多忙,不管时间有多紧,有事没事常回家看看,千万千万莫等闲白了少年,子欲养而亲不待,空悲切。

  超级演说家陈铭的演讲稿二:

  《父亲》

  既然要说父亲,当然得从女儿芷诺说起。

  女儿芷诺推出产房的第一瞬间,当我看到她的时候,不是惊喜是惊恐。

  我当时就问护士,“是不是拿错了,为什么长得这么丑?”护士看了我一眼说“女儿都是随爸爸的呀。”我就释然了很多,然后还是没有欢喜,心里充满的是很仓惶的感觉。

  为什么会仓惶呢?

  我一直在问自己,我到底做好了一个做父亲的准备吗? 什么样的一个父亲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呢。这个问题我完全没有头绪,所以我就带着这个问题去问我的父亲。

  在我的整个童年印象当中,我都非常非常少的跟我父亲说话。因为我根本都见不到他。

  他是一名警察,四十多年的老警察,在隐蔽战线工作。这就意味着他不仅很少回家,而且在他不回家的时候,他在哪儿,他在干什么,我和我的母亲都不可能知道,也决不能去问。

  我父亲出生在湖北省黄陂的一个小村庄,书读的不多,架打的不少。五岁开始习武练拳身体倍棒,1971年那年他十八岁,他第一次穿上了警服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。1978年的时候,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中央第一公安民警干校在沈阳重新开始招生,我的父亲非常荣幸地成为了中央警校1978级的学员。

  我父亲刚入警校时很帅,但是做警察这件事情颜值是没有用的,要看本事。警校毕业了不多久,他遇到了人生中第一次大挑战。

  1981年元月2号,湖北省铁山区一座军火库失窃了,这是建国以来在被偷盗军火数量上难以企及的一次军火失窃案,震惊全国。

  我父亲当时在外地办案被迅速地宣布召回。他当时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回过家了,他这一次连家门都没有过一步,直接到了一线进行拉网式的搜索。

  他先是在一个水库边找到了有手榴弹试爆的痕迹,然后在水库边的一张大便纸的背面找到了残存的指纹和笔记,一步一步地在压缩着搜索的区间,搜索难度非常大。

  那一天他和两名干警开着一辆吉普车一户一户地排查摸底,山中有一座老房子,平时并没有经常有人去住,但那一天我父亲在外面一看窗户里人影重重,他觉得有点奇怪,他跟另外两个同事说,“这样,你们在门口稍微帮我把一下,我进去探探什么情况。”

  推门进去,屋子中间一张大圆桌,七个壮汉唰地一下全部都站了起来看着他。

  我父亲进门第一件事情是看地上的脚印,地上的鞋印跟当时失窃的军火库的鞋印高度吻合,他就大大咧咧地笑,一边笑一边往里走一边问,大家聊什么呢?

  这时,所有的人都看向七个人当中的一个,是这个团伙的头目。

  这位头目也没有停,慢慢地向桌子的左后方挪动,后面有一张床,他慢慢地把手伸向枕头的方向。

  我的父亲一秒钟都没有停顿,一个箭步钻到他的身后,右手先一步把手枪从枕头下面抽出来,左手手臂锁喉,右手手枪抵头,然后对着所有人说“不要动,全部都不要动,把枪放下!”

  剩下的六个人掏枪的掏枪,解衣服的解衣服,一圈一圈的手榴弹,情况万分危急。怎么办?

 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我父亲把左手松了下来,他不仅把左手松了下来,他还把右手老大的那一柄手枪递给了老大的手上,他不仅把那把手枪递给了老大,他还掏出了自己枪套里的那一把64式手枪放到了桌上,跟着自己的警官证一起推了过去。

  我父亲从我小的时候就跟我说,战士的生命就是枪,任何时候枪不离手,但是在那一个瞬间,他把他的生命推了过去。

  其他人的枪都放了下来,老大也回头看他,你什么意思?

相关搜索: 超级演说家陈铭 超级演说家 余崇正 超级演说家陈铭演讲稿 超级演说家陈铭全集 超级演说家陈铭父亲 超级演说家第一季陈铭 超级演说家第三季陈铭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相关推荐
猜你喜欢